說髒話的小女孩讓我發現,全職媽媽的意義比想像中還重要!

作者:神聖午睡

前幾天帶秧秧玩耍的時候,遇見一個大概四五歲的小女孩。那小女孩總黏著我們,在攀爬架上爬不上去,就要我抱她。

那個高度連秧秧都能自己爬上去,我就鼓勵那小女孩說:你看,妹妹都自己爬上去了,你努力一下也可以做到的。

小女孩斬釘截鐵地說:不行,我爬不上去。

我就把她抱了上去,然後聽她自己唸唸叨叨地說:XXXXX(一串很髒的髒話),我就是不會,怎麼辦呢?XXXXX(又一串很髒的髒話)。

我頓時震驚了,那孩子的口氣和語言,就跟一個素質低下的市井潑婦很相似,聲音裡有一種模仿來的怨毒。而且,孩子並不知道自己說了很難聽的話,她的表情非常自然,甚至可以說很天真。就好像她說的是:哎呀,我就是不會,怎麼辦呢?哎呀……

轉念一想,也許是她的家長說話比較不在意。但隨即看見她的爸爸,居然是個戴著眼鏡,溫文儒雅,氣質有點好好先生,面帶友善的微笑的中年男士。

我想,平時也不知道是誰在帶這個孩子,但顯然不會是這位。

這個遊樂場很貴,能夠在這個地方辦會員卡的家庭,從經濟角度,絕對是可以擁有全職媽媽或者全職爸爸的。但這家人顯然沒有採取這樣的方式,選擇了其他人來帶這個孩子。

這時候我突然覺得,假如經濟條件許可,在孩子幼年期,也許媽媽是該努力做幾年全職媽媽的。

撫育不等於餵養,包括了撫養和教育。

很多帶孩子的阿姨人都很善良,撫養孩子也很盡心盡力,但畢竟基本素質和教育背景都不是很適合做「教育孩子」這個工作。比如這個說髒話的小女孩,我想如果是這個孩子的親生父母自己帶,她一定不會說髒話說得如此流暢自然。

有些歐美國家給職業女性的產假長達一年,如英國、瑞典、丹麥。產假這個問題看似只跟女性有關,其實真的是關係到民族的未來。

試想一下,發達國家的女性大學畢業,回家親自撫育孩子。我們的女性大學畢業,卻由於生活所迫,只得找一個素質遠遠不如自己的人來帶孩子。孩子是民族的未來,這種撫育方式上的差異,才真是讓我們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而且,我覺得那些在職場有了很好的成績的媽媽們,其實在孩子幼年期急流勇退一下,回家做一陣子全職媽媽也是不錯的選擇。等孩子上幼兒園以後,照樣可以再出去職場打拼。

從時間表上來看,也許你的工作的確是停滯了兩三年。但實際上,你的工作能力未必就停滯兩三年。

一般來說行業圈圈就這麼大,你以前良好的口碑,會幫助你在孩子上幼兒園後再次找到一個工作。

而且,我個人的感覺,在家全職的這三年,我自己有長足的進步,獲得了很多經驗,而其中很多都對我的職業能力產生了良性的影響。

我焦頭爛額的請過十幾個保母阿姨,我費盡心機讓兩邊的老人家都滿意,我要學會給自己減壓,學會利用合理資源,學會管理月嫂、保姆、鐘點保姆,學會和更多的人溝通交流……

在這種以前不曾有過的混亂生活中,我學會了忍耐,取捨,安排,我的心思也沒有以前那麼浮躁了。而且,經歷過全職媽媽的各種心理煎熬,生理疲憊,我會更加珍惜我的每一個工作機會。

說真的,我覺得當全職媽媽比我以前任何一個工作都更複雜,更考驗人。所以我常開玩笑說:我連帶孩子都能搞的定,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情是我搞不定的呢?

以前我總覺得,不做全職媽媽也同樣可以把孩子帶好。現在我真的覺得,也許應該盡可能去做一個全職媽媽。

至少母親的儀表風範、談吐,都是保姆無法帶給孩子的。更何況母親的能力才華學識帶給孩子的潛移默化。而這些,難道不正是最重要的言傳身教嗎?

說髒話的小女孩讓我發現:全職媽媽的意義,也許比我想像中的還重要。

作者簡介:

神聖午睡,作家,著有《懶媽媽勝過好媽媽》《媽媽我從哪裡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