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寫給兒子的信:《拿什麼感謝你,我的兒子》,太感人了!

這是一篇在網路上流傳甚廣的文章,出處難考;文中提及這位母親參加了星光大道錄影,真假難辨,但是誰在乎呢?

作為一位母親,兒子離家上大學的那一天,總是最傷心的一天。

1

第一次參加你的家長會,是在你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

我從海鮮批發市場急三火四地趕去,衣服上沾滿了魚蝦鱉蟹的污漬。盡管我破例打了車,還是遲到了。我迎著那些略帶譏諷和嫌棄的目光走到你的座位旁,內心充滿了羞愧和歉疚。

你則揚著小臉,幫我擦額頭上的汗,又遞過來你的小水壺:「媽媽,喝口水。」剎那間,你的體貼和不輕賤令那麼多人對我們母子刮目相看。

家長會結束後,你的班主任讓我留一下,你則跟老師請假:「我媽得回家給爺爺奶奶爸爸做飯,可不可以先走?有什麼話,我回家講給她聽,保證不漏一個字。」班主任嘆了一口氣說:「韓流媽媽,班裡四十多個孩子,韓流最讓我心疼,那麼懂事、乖巧。」

他告訴我,新學期開始時小朋友一起搬書,很多孩子都在老師的眼皮底下幹活兒,而他一個人在後門搬著幾乎頂著下巴的書進進出出,滿頭是汗。「韓流媽媽,這樣的孩子將來能沒有出息嗎?家裡有這樣的孩子,你有功啊。」

我握住班主任的手:「韓流爸爸出車禍癱瘓,爺爺奶奶常年臥床,我根本顧不上韓流。孩子從剛會走路起,就給爺爺、奶奶、爸爸接屎端尿,我連心疼他的時間都沒有啊。」

回家的路上,我的眼淚就沒有斷過。回放你從小到大的點點滴滴,我對生活有過的那些抱怨都不見了。老天給了我那麼多不幸,可也給了我令人心疼、欣慰的你。

你放學回家時,我在樓下等你。看到我,你的小嘴張成了O型:「媽,你去相親啊?」我假裝打你說:「不管以後的工作多髒多累,我也不能給你丟臉。看看,你媽還行吧?」

你馬上跳起來:「絕對是美女!我長大了,就找一個像媽媽這樣能幹漂亮的老婆。」那一刻,我真想擁抱你。雖然你只有130公分,很瘦,但在媽媽心裡,你已經長成一棵小樹,令我想到去依靠,而不是擁抱。

2

你上初中那三年,我們分別送走了爺爺、奶奶。送走奶奶那天,我回到家裡號啕大哭。你走過來,抱住我說:「媽,奶奶雖然沒有別人家的奶奶長壽,但你讓她活得很體面,我奶不虧!」

臨睡前,你給我和你爸打來了洗腳水:「以前光給爺爺奶奶洗,現在你們也有這樣的待遇了。」你爸的眼淚直往下掉。你笑著對他說:「我給我親爸親媽洗腳有什麼可感動的?我媽給我爺我奶洗了二十多年的腳,我得向我媽學習。」

那一刻,我真想對你說,不要向媽媽學習,因為沒有哪個媽媽願意看到自己的兒子太累。

就在我們生活的壓力有所減輕時,爸爸的情緒卻越來越糟。在他39歲生日那天,你用不吃中飯節省下來的錢,給他買回一個大大的蛋糕,然而,推開家門,等待你的是爸爸割腕自殺後的慘烈場面。

上初三的你,先用毛巾紮住了他還在流血的手臂,然後撥通了119。直到他脫離了生命危險,你才打電話給我。

在病房的門口,你對我約法三章:「不許責備,因為坐在輪椅上的人是爸爸,不是我們兩個;不許同情,這樣會助長他的悲觀情緒;不許害怕,我一定能把這件事處理好,讓我爸永遠不動這個念頭。」

進了病房,我淚如雨下,心疼與抱怨的話都沒有說,只是緊緊地握著他的手。「爸,你在,我就有爸爸可叫,我媽累了一天回家,就有個噓寒問暖的伴兒。爸,我一定會讓你快樂起來。」你的話,讓我忘記了哭。我不敢相信,你已經長大到令我目瞪口呆的地步。

從那天開始,你放學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先把爸爸推到社區裡。癱瘓前,他是個鐵路工人,並有一門剪髮的手藝。為了讓爸爸覺得他還有用,你挨家敲鄰居的門,希望他們能來免費剪髮,你還承諾,如果剪壞了,你花錢幫他們去理髮店修理。衝著你,老老少少的鄰居都來了。

那天下班,我遠遠地看著你們父子倆,一個給人理髮,一個忙著給鄰居端茶送水。你爸爸的嘴角,竟有我多年不曾看到的笑意。是你,找到了讓他快樂起來的鑰匙。楊奶奶看到我,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這孩子懂事得讓人心疼啊。」

漸漸地,社區裡的人都知道了你,好多家長有意讓自己的孩子跟你交往。我曾親耳聽你教訓過一個比你還大的高二男孩:「下次不準跟你爸媽那樣沒教養地說話,再這麼說話,就別承認住在這裡,我們丟不起這人。」

你是如何讓他服你的,我無意中得知了根由。你曾被院裡的大孩子欺負,一個孩子王一度每天都劫你的錢,你捨不得錢,就讓他打。直到有一天,那個孩子被另外一個比他大的孩子欺負,你動了拳頭。

事後,那個大孩子問:「幹嘛幫我?」你說:「你是咱院的孩子王,如果你輸了,咱院的孩子就都沒好日子過。我以前不動手是因為我怕把你打壞了,還得我媽出錢給你治,我是心疼我媽。」那個大孩子和他的「兄弟們」震驚了,你也獲得了他們的「芳心」。

那一刻,我無比自責,我對你的世界居然如此陌生,我是這樣一個不稱職的母親,你卻給了我那麼高的禮遇。

3

你爸爸越來越開朗,你更不用我額外操心,我的心情一日好過一日。一天我一邊做飯一邊唱歌,哼到渾然忘我的地步,回過神來才發現你正倚在門邊看我。

我的臉紅了,你大呼小叫地沖過來:「媽,原來你唱得這麼好聽,你要是早幾年出道,一定是另一個宋祖英!」

這時,你爸插嘴了:「兒子,你媽可是當年正宗的文藝骨幹,不然你爸我這麼帥怎麼會死皮賴臉地追求她。」我們全家都笑了。曾幾何時,在殘酷的生活面前,我們都忘記了幽默。兒子,是你讓這個家有了笑聲。

一場玩笑,你卻當了真。你請來一個同學的媽媽做我的聲樂輔導兼表演老師——她是音樂學院的音樂教授。

可以想像,每天中午從海鮮批發市場回來的我,先把自己沖洗乾淨,再穿上那些平時捨不得穿的好衣服,倒兩次公車車去老師家裡,這是多麼滑稽。

我不戰而退,你卻拿出我當年的一張舞台照,說:「媽,你得有點兒愛好,這樣你再喊‘黃花魚,新鮮的’都會讓人覺得你跟別人不一樣。」最終我沒有拗過你。

第一次正式站在你們面前唱歌時,我很害羞。你說:「唱吧,我們家就妳一個美女,妳一定要有信心。」我笑了,笑過之後,唱出的是《綠葉對根的情意》,不記得是怎麼唱完的,只記得唱到淚流滿面。

我依然每天天不亮就去海鮮市場,日子依然很艱苦,可是,中午回到家後,我便把自己打扮成淑女的樣子,和小區裡一些志同道合的老友去公園裡吹拉彈唱。

當星光大道欄目組打電話給我時,我都呆住了。是你幫我報的名!我怪你給我添亂,你卻輕描淡寫地說:「你就當央視的舞台是我們的公園行了。」

我不能拒絕你,因為我突然想到自己邋裡邋遢地去參加你家長會的那一幕。為了你,我也想讓你為我驕傲一次。為了你,別說是一個耀眼的舞台,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會毅然前往。

在那裡,我的心態無比放鬆,我可以不拿冠軍,但一定要站到舞台上,以一個母親的身份。

我沒想到主持人會在我上台後的訪談裡,設置了和你通話的環節。電話接通時,我不知道跟你說什麼好,情急之下,我居然脫口而出:「兒子,下輩子別做媽媽的兒子,沒有哪個母親願意看到自己的兒子這麼為家百般操勞……」我淚如泉湧,泣不成聲。

「媽媽,下輩子我還做你的兒子。你是一個偉大的媽媽,你是我的驕傲。」

那天,我沒能成為周冠軍,但依然很開心。在你的鼓勵下,我挑戰了自己。重要的是,我不在乎生活給了我什麼樣的苦難,我只在乎你給我的最高的禮遇。

從錄影現場回來,你和爸爸早早地在機場等我。你們誇張地給我戴上帽子和墨鏡,假裝護送著我走出機場。沒有人知道我是誰,你們卻用這種方式讓歡樂依然在我們的生活裡繼續。

此後,每當我對你們爺兒倆稍有微詞,你們就會群起而攻之:「出名的老女人真難相處啊,誰讓人家是名人呢!」

4

我們的家依然周而復始地為生計精打細算,偶爾會面臨斷炊的小危險,可是,這並不能阻止我們每天都活在歡歌笑語裡。是你讓我明白,煩惱與快樂都是自己給自己的。

明天,你就要坐上南下的火車,開始你的大學生涯,你終於有了自己的生活。

看著你在眼前晃來晃去,事無巨細地安頓我和你爸爸的生活,我貪婪地享受著這一刻。我想起了比爾蓋茨跟他媽媽說過的一句話:「我永遠懷念與你一起生活的那段美好時光。」

而我,想對遠行的你說:「兒子,因為有你,我的生命一直都是美好時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