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原本是原創,卻慢慢活成了盜版……

「我的孩子沒什麼愛好怎麼辦?」總有粑粑麻麻這樣問。

後來我發現,有這個問題的家長還真不少。因此,我決定寫這篇文章。動筆之前,我想到了兩個故事,即便它們看起來毫無聯繫。

文:超級奶爸

1

他沒什麼愛好,只喜歡一個人靜靜

上上世紀80年代,在德國的烏爾姆市,有這麼一位既不活潑、也不可愛的孩子,三歲多還不會講話,九歲時講話還不順暢,每講一句話都必須經過吃力但認真的思考。

普通男孩都喜歡玩帶有競爭性的遊戲,可是他都不喜歡參加。孩子喜歡玩打仗,喜歡打鬧、逗樂,可他從不參與。

即便看到妹妹興高采烈地玩著洋娃娃、小嬰兒車、提桶和鏟子等時,他也都靜靜地走開。他似乎真的是個「沒有任何興趣愛好的孩子」。

可是這個孩子的母親卻每每為他辯護:「他是沉靜的,因為他在思索。等著吧,總有一天他會成為一個教授!」很多親戚朋友都感到可笑,但也理解母親的心情。

其實,只有孩子的母親注意到,他經常一個人長時間蹲在花園角落的灌木叢中,用手撫摸著小葉片或者凝視著匆匆跑動的螞蟻。

每當一家人到巴伐利亞湖畔遊玩時,他總是格外高興,因為,在這裡能看到許多他所喜愛的自然景象。

或沿著林陰道散步,觀看穿過樹葉空隙的斑斑日影;或靜坐著凝視湖面的粼粼碧波,晚間則凝望夜空中的閃閃星光,他總樂此不疲。

這個孩子,是愛因斯坦。

2

他沒什麼愛好,只喜歡坐著輪椅跑步

第二個故事,從一對父子的對話開始。

有一天,兒子問:「爸爸我想參加跑步比賽,好嗎?」爸爸說好。於是他們一起跑完了5英里。

第二次,兒子又問:「爸爸你和我一起去跑馬拉松,好嗎?」爸爸又說好,於是他們一起跑完了第一個馬拉松。

有一天,兒子問:「爸爸和我一起去參加鐵人競賽,好嗎?」鐵人競賽是最困難的比賽,必須游泳4公里、腳踏車180公里、跑步42公里。爸爸還是說:「好,我們去參加。」

這對父子是美國著名的田徑組合,父親叫迪克·霍伊特,兒子叫瑞克·霍伊特,他們是一對長跑健將,組成的Team Hoyt是馬拉松、鐵人賽常客。

在過去的30多年裡,他們平均一年參加30個賽事,一共跑過了3770英里的路程,其中包括:

78次半馬拉松賽,64次的馬拉松賽, 206次奧運標準的三項鐵人賽,6次被公認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終極三項鐵人賽……

然而,兒子瑞克·霍伊特天生殘疾,終生只能坐輪椅,他沒什麼愛好,也沒條件有太多的愛好,但當他第一次表露出對田徑的興趣時,爸爸義無反顧地陪他堅持30多年。

世間千姿百態 別局限孩子的選擇

看完這兩個故事,可能粑粑麻麻們也明白了,我無非是想說,孩子的愛好需要你一雙慧眼去發現;孩子一表露出某種興趣,需要你的鼓勵、支持與陪伴。

的確,這是兩個再淺顯不過的道理,可往往為人父母的卻做不到,包括我自己也屢屢犯錯,才以教訓示人。

其實,每個孩子從他一出生就有著感知未知世界的衝動,一開始是用他的嘴,再到手、腳、耳朵、眼睛等,他們每成長一步都是在探索。

這種探索,某種意義上就是基於自己天然的愛好與興趣,這個天然的興趣,所有的孩子都是一致的。只是後來因為天賦與環境的因素,才使得不同孩子的行為表現不同、興趣愛好不同。

我能理解,每個父母都想發現孩子的與眾不同究竟在哪裡。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有個「抓周」的傳統。它不就是為了尋找孩子的興趣愛好和與眾不同嗎?

「抓周」在中國流傳了近兩千年,其實它並不靠譜。它在規則制定上就局限了孩子的選擇範圍。無論你在孩子身邊放置多少東西,但與世間的千姿百態相比,它是多麼的渺小!

現在大多數父母都明白這個道理,因此「抓周」更多地被儀式化與娛樂化了,但最應該拋棄的遊戲規則卻被頑固地繼承了下來。

就看看我們的周圍吧,主流的兒童興趣班,有幾個偏離了「琴棋書畫」的範疇? 這何嘗不是一場現代式的「抓周」?孩子還有更多的選擇嗎?

如果孩子不喜歡這些擺在他周圍的「琴棋書畫」,這是否就意味著他沒有愛好?

其實,這並非孩子沒愛好,是我們給他的選擇太少了。亦或是我們根本就沒有認真去觀察他其它方面的愛好。

孩子的興趣愛好其實與父母試圖強加的、商業主導的愛好有太多的不同。

在孩子表現出與眾不同時,我們不少粑粑麻麻不但不把它當著愛好來看待,甚至懷疑自己的孩子為什麼這麼怪。

如果你真的找不出孩子的興趣愛好,那就用更多的時間去陪他吧多帶他們出去,多親近大自然,多接觸不同的事物,細心地去體會,去觀察,總能找到孩子的與眾不同,總能發現孩子的某種衝動與愛好。

即便這個愛好是只螞蟻、一片樹葉、一顆石頭。就像愛因斯坦的媽媽所做的一樣。

擔心愛好太怪是多餘

接下來的問題是,如果我們發現了孩子的與眾不同,怎麼去呵護、去支持他這一選擇?

我家豆豆兩歲多的時候,突然間喜歡上唱《濟公》,日唱夜唱,見爸媽唱,見奶奶爺唱,見外公外婆也唱,直唱得翻天覆地。至今,我和老公都醉《濟公》。

說內心話,我覺得這首歌既不好聽,也不適合孩子唱。我經常想,那麼多好聽的兒歌,為何他獨喜歡這一首。

我和老公試圖去改變他,給他放了很多自認為悅耳的旋律,教了他數十首自認為好聽的歌曲。可豆豆見人一開口還是那首歌。

既然改變不了,那就跟他一起唱吧,這一唱就是半年之久。突然有一天,豆豆居然不再唱了,而且至今不再唱。因為他有了其它更多的愛好。

到這時,我才明白擔心是多麼的多餘。

孩子的興趣愛好有很多,變化也很快,只要沒什麼危害,我們為何要去改變他呢?為何不陪他一起去感受那種樂趣呢?

癡迷手機遊戲又如何

還有父母並不擔心孩子沒有興趣愛好,而是擔心孩子沉迷於某種不良嗜好。

孩子是無辜的,他並不知道自己的愛好不健康。一個愛遊戲的孩子,其實與愛思索的愛因斯坦一樣,他們都為自己的愛好而癡迷。

當這種癡迷到一定程度,就不能自拔。

其實,遇到這種情況,粑粑麻麻不要太過緊張。孩子對外界的興趣有很多,也會不斷改變,關鍵在於,他有沒有機會接觸到他更喜歡的東西。

我也遇到過類似的問題。我那不算調皮的兒子豆豆,也曾癡迷過《憤怒的小鳥》遊戲。那種癡迷,一度讓我沒轍。

一開始我規定他只能玩10分鐘,後來乾脆全面禁止。可一旦他見到別人手機裡有這款遊戲時,他就像見到了親娘一樣,總能哄著人家給他玩。

我試圖培養他其它方面的愛好,比如美術。可他除了小鳥,不畫任何東西。我也給他報了圍棋興趣班,可他只讓我在棋盤上用棋子擺出各類小鳥的形狀,而不是去對弈。

我曾為此深深擔憂。但時間長了,我發現豆豆在慢慢地改變。當他看到電視上一個兒童科普節目時,那些小實驗深深地吸引著他,他不斷吵著要我給他重做一遍實驗。

圍棋學了幾個月後,他每天吵著要我跟他對弈(當然總得讓他贏)。他經常自豪地告訴我,他今天下圍棋又得第二名了(兩個人對弈)。

其實孩子有了不良嗜好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沒有機會接觸到更吸引他的事物。

這個責任不在孩子,而在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