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孩子需要聽或看些可怕的故事?害怕是孩子變勇敢的必經之路。

作者:西雅圖周刊前任總編輯 Emily Russin

編譯:微信公眾號少年商學院

在我12歲的時候,鬼使神差般,我竟然看完了《鬼哭神嚎》(The Amityville Horror)這本小說。

除了依稀記得那是一間鬧鬼的房子,毀掉了一個無辜的人家之外,我沒記住任何情節,但我至今無法忘記,那時捧著書一頁一頁翻看時,我內心那種極度的害怕和恐懼。

(The Amityville Horror英文版封面)

那麼問題來了——我為什麼要讓自己經歷這種極度的恐懼?

那個時候我讀國中,有一種強烈的炫耀欲,在堅持讀完它的過程中,我都在想像,我該怎麼向我的朋友炫耀我的勇氣。

不過我也知道,我讀到的這些東西——鬧鬼的房子、陰魂不散的冤魂等等,在現實中(起碼是白天)是不存在的,相比之下,學校可比這個恐怖多了。

▋你認為的「驚嚇」,恰好是孩子減壓的一種方式

雖然很多家長都更願意給孩子提供一個溫暖天堂般的成長環境,但讓孩子適當接觸這種恐怖文學,其實對他們的成長大有裨益。

G.G.Silverman,一個擅長寫僵屍主題小說的西雅圖作家,從8歲開始,就對恐怖故事非常癡迷,她曾經這麼說:

「很多人把看恐怖故事書當成一種刺激,我也是,這對於減輕壓力非常有用。在今天,不僅是大人,小孩也有很多壓力和害怕。他們需要把在學校感受到的壓抑,轉移到更恐怖的東西——比如怪獸、僵屍等上面去。只有這樣,他們才會知道,日常生活中的恐懼太小兒科了,不值得放在眼裡。」

換言之,通過閱讀恐怖故事,孩子能夠學會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進而面對生活中造成自己恐懼情緒的源頭,即使書裡的情節經常把他們嚇得發抖。

我們需要這種刺激感,我們需要作者帶領我們主動接近危險,帶領我們拼盡全力並最終戰勝危險!這種舒暢的感覺,並不是其他文學所能比擬的。

▋要變勇敢,請先穿越黑暗地帶

童話故事,是孩子們接觸恐怖文學的第一站。

童話並不總是美好的——今天孩子看到的「白雪公主」、「長髮公主」等故事,已經做了很多「潤色」。在格林兄弟寫的原版故事中,中世紀的道德色彩、關於人性的描寫更加濃重。

以「白雪公主」為例,原版故事中並沒有迪士尼電影裡浪漫的「真愛之吻」——當王子趕到時,白雪公主已經死去,王子和他的僕人把白雪公主的屍體運往王宮,路上因為馬車顛簸,陰錯陽差把公主喉嚨裡的蘋果摔了出來。白雪公主的母親受邀參加了女兒的婚禮,被命令穿上滾燙的鐵靴子跳舞,直到死去……

(格林童話中「白雪公主」一章插圖)

在格林兄弟筆下,關於野獸,或者天真無辜的人和黑暗森林/邪惡城堡鬥爭的故事,通常都以慘烈的結果落幕,結局也並不總是「王子和公主永遠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

當代作家或電視製作人,只保留了這些童話中較為陽光的一面,但「人對抗黑暗」這種模式卻一直延續至今,並且大受歡迎。

一言以蔽之,誠如《一個黑暗恐怖的故事》(A Tale Dark and Grimm)作者Adam Gidwitz所說,「一個人想要找到最聰明的智慧,就必須穿過最黑暗的地帶。然而穿過最黑暗的地帶是沒有任何指引的。有的只是勇氣。」

雖然很多人認為童話和現實相差甚遠,但格林文學所揭示出的人在極端狀態下的勇氣、黑暗世界的無序甚至絕望等,依然值得今天的孩子品讀。

(A Tale Darkand Grimm英文版封面)

▋體驗奇幻之旅,學會嘲笑恐懼

等孩子們再大一點,他們會開始喜歡《哈利·波特》,喜歡《暮光之城》系列。

書裡的伏地魔是恐怖的、吸血鬼是恐怖的、攝魂怪是恐怖的,但年輕的小讀者們還是為之瘋狂,因為他們可以感覺到到自己和書中的角色是一體的,間接體會另一種人生和情感。當書看完了,他們也「死裡逃生」了。

《雞皮疙瘩》(Goosebumpsseries)的作者R.L. Stine有一次在採訪上說到自己對恐怖文學的態度,正好可以形容孩子們的這種心境:「孩子們喜歡被嚇到,但他們又不喜歡太害怕。恐怖文學提供了一個過渡地帶,讓孩子學會嘲笑恐懼,甚至對恐懼視而不見。他們最終會放下書,回到現實生活中來的。」

「恐怖故事在兒童的情感教育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澳大利亞蘭登書屋兒童圖書的主管Lindsay Knight曾寫道,「孩子們需要真正體驗一次奇幻之旅,盡力地想像,不顧一切後果,恐怖故事讓孩子們學會辨別,進而控制自己的黑暗情緒,是一種很好的心理應對機制。」

▋孩子需要安全,但更需要多元

但這不意味著,你需要馬上給孩子講一個恐怖的鬼故事,如果你不確定他是否已經做好了準備。

孩子天生能夠畫出可怕的東西,怪獸、魔鬼……簡直信手拈來。但在他們打開這個另類的文學之門前,他們需要知道,鬼怪並不真的存在,每個人的成長都依賴於真實世界裡持續的安全感。

你需要確定,你的孩子已經知道,閱讀恐怖故事書,只是一次有點特別的參觀,在這個地方,會有些不可能存在的東西突然地、暫時地出現。

焦慮、悲傷、迷惑、驚訝、生氣……孩子看完恐怖故事之後,會用自己的方式回到現實中來,從而教會自己處理或控制對恐懼的反應。

而父母的工作就是去理解這一點,然後邀請孩子一起討論、做出選擇,同時也要準備大量的故事書以供孩子使用,最後就是經常開著燈。

最後,和所有家長共勉,在孩子成長和情感發展的道路上,我們不能一味保護他們。情感是需要探索的,他們需要一個有安全感的家,但也需要父母給與自己更多元的選擇,去開拓更多未知的可能性。

本文作者是西雅圖周刊前任總編輯Emily Russin,我們已在Facebook上和她聯絡授權。本文來源編譯:微信公眾號少年商學院;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