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到了,你敢放孩子獨自出門旅行嗎?

文/曉弓 譯/汪汪 原文刊載於《心理月刊》

你敢讓孩子獨自出遊嗎?沒錯,我們會有各種各樣的擔心。父母需要做的,就是考慮孩子的能力以及評估危險的程度,既成功地保護自己的孩子,又不過度保護。不妨就在這個暑期,逐漸學會放開牽著孩子的手。

你敢放孩子獨自度假嗎?

去海邊度假,去參加夏令營,去遠方的姑姑家……暑期還未到,孩子們就已經在想各種各樣的計劃了——作為孩子的父母,如果我們也有這麼長的假期就好了……那麼,你敢放孩子獨自出去度假嗎?

37歲的 Tracy 承認自己在面對孩子第一次去夏令營的時候,就需要很大勇氣克服這種恐懼:「在出發前,我就像個管家婆一樣,沒完沒了地叮囑她需要注意的事情。她才12歲,又從沒一個人出過遠門!後來她的小臉越拉越長,不耐煩地朝我大喊「我——知——道——了——’」。

有趣的是,Tracy自己在11歲參加夏令營的時候,她的媽媽也是這樣。「那個擔心,那個緊張,跟我今天對女兒的態度完全一樣!」

父母的恐懼是正常的

當孩子離開自己身邊,父母產生擔心與焦慮,幾乎是一種條件反射。這是完全正常的,甚至這種恐懼本身就是父母之愛的一部分。

心理專家姬雪松指出:「養育和保護後代的本能,是這種恐懼的基本成因;父母將自己對危險的理解傳遞給子女,渴望孩子能夠從這些經驗中得到借鑒,降低他們的成長成本。」而理智的恐懼的確能夠保護我們的下一代。

回想一下,誰又不是從父母緊張的表情和提高的音調裡,學會了不能爬窗台、不能把手指放到插座裡呢?

孩子要成長,父母也要成長

孩子們總是在不斷成長——10歲的孩子想和同學一起去動物園,到了16歲,他就希望能和朋友們去郊外露營。面對孩子這些不斷升級的要求,父母當然擔心了。特別是假期裡,孩子擁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做更多平日裡不能做的事情,那危險自然就更多了。

在危險面前,父母常常低估自己孩子的能力。

「生活,就是逃脫父母控制的願望表達。」法國心理學家讓-皮埃爾·溫特強調,「真正的危險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多。我們要根據孩子年齡的變化來具體考量危險的程度,但也要逐漸學會放開牽著孩子的手。」

姬雪松補充說:孩子成長的同時,父母同樣在成長。盡管內容不同,但是雙方同樣面臨著相同的主題——對孩子而言,他們要去熟悉一個生疏的世界;對父母而言,他們要學習如何面對一個逐漸長大的孩子。

保護,但不過度

孩子的成長是個恒長的反覆過程。早在1946年,英國心理學家約翰·波比的研究表明:年輕人是從父母建立的「安全基礎」上開始認識世界;他們逃脫——回歸——再次逃脫;並由此慢慢長大。

對於孩子來說,離開父母的時候,就是證明自己新本事的最佳時機。當我們是孩子的時候,不也這樣嗎?

十多歲時,在衝入海浪之後會回到沙灘上向父母驕傲地講述奇遇;等到十六七歲青春期來臨,就假裝不在乎大人的意見,躲在「自己人」才知道的秘密地點玩到半夜,然後在第二天一早懶洋洋地講幾個趣聞……那時候,父母越擔心,我們越得意。

一轉眼,時光飛逝如電,今天的我們也為人父母我們需要考慮孩子的能力以及評估危險的程度,既成功地保護自己的孩子,又不過度保護。

比如:11歲的孩子可以和朋友在帳篷裡過夜,但要在居住社區的花園裡;17歲的孩子可以外出旅遊幾天,但必須和父母認識的朋友,而且必須遵守預定的路線。

專家建議:在保護與放手之間

■ 2~4歲:最初的冒險(海邊的沙灘,公園的草坪……)

父母的擔心:他們會不會失蹤?會不會被水淹到?怎麼辦?

要保持近距離的監視,但也要允許孩子在冒險中尋找歡樂,允許他/她自己去衡量危險。

2至4歲的孩子沒有危險的概念,他們逃脫父母的視線只是為了自己走得更遠。別擔心,讓他/她去嘗試。

當然,他/她可能會摔倒,但在沙灘上摔一跤也不會有什麼關係。

■ 6~10歲:在運動場或活動中心

父母的擔心:如果沒遵守安全規則呢?如果出事故呢?怎麼辦?

冷靜想一下,事故不會無緣無故地發生。要知道兒童活動場所都是由專業人士負責,如果還有任何懷疑就立刻去驗證,不要只是用擔心折磨自己。

另外,我們得承認父母不可能萬無一失地保護孩子,除非禁止他們長大。而冒險也是成長的一部分,孩子必須體驗到危險,才能學會面對危險,體育運動正是達到這一目的的最佳方法。

■ 5~12歲:第一次獨自參加夏令營

父母的擔心:如果監管不力呢?如果有人對他/她性騷擾呢?怎麼辦?

信任!當孩子不在身邊,父母總覺得他/她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但我們不應該將真實的危險與想像的擔心混淆在一起。

對於真正的危險(比如死亡和性騷擾),我們應該在出發前與孩子坦率地交流和說明,並且要相信他/她的理解能力。

而我們自己也要接受孩子成長所帶來的離別之痛,學會理性的思考(去比較一下夏令營事故的數量和每年夏令營的數量吧)。

■ 10~14歲:在公車上認識了一個叫凱的男孩,並要到他家參加聚會

父母的擔心:誰是凱?他爸媽做什麼的?怎麼辦?

堅決不同意。無論孩子怎樣請求,都不能讓青春期的少年去冒這個險。

這種情況下,父母最大的擔心就是遇人不淑,掌握更多信息有助於消散恐懼——先和凱以及他的家人見面(否則別想去參加聚會),並規定回家時間。

心理專家強調:「青春期的少年應該偶爾離開父母,但是父母的監督必須一直都在。」

■ 16~18歲:去溜冰場或舞廳

父母的擔心:會不會出車禍?會不會接觸到毒品?會不會發生性行為?怎麼辦?

反正你也不能單方面阻止他/她去,還不如和他/她有商有量。最基本的原則仍然是權衡危險與孩子掌控危險的能力。

父母有必要跟孩子解釋現實的危險:事故、醉酒、毒品以及性危險,同時與孩子達成協議——我信任你,但是你也必須遵守與我一起設立的界限。讓孩子知道,遵守約定是雙方和平共處的前提。

這樣,你才能夠適度放手,而他/她也能依然感到被保護(即使他/她激烈地發牢騷)。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