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知道孩子是不是遇到了一個好老師?

<section style="margin-top: 1em; max-width: 100%; border: 28px solid rgb(255, 129, 36); border-image-width: initial; border-image-outset: initial; border-image-repeat: initial; border-image-source: url("

每位家長都希望孩子入學後可以遇到一位好老師,但對於好老師的標準則各有各的判斷,家長的標準各異​​,老師的標准其實也各異。希望文中這位老師的做法與思考,能夠幫到您!

一位老師的心裡話

(文章有點長,但很值得看完!)

————————————


我到現在教小學16年了,幾乎都是低年級,上過兩個學期中年級。

前14年是這樣的:偶爾當班主任的時候,很多材料要做。多數時間不當班主任,相對比較清閒,上完自己的課,改完作業,做完材料,就是把工作完成了。

有時候需要上賽課,就花比較多的時間做準備。我上數學,上課講得透,程度好的學生學得不錯,但是因為作業量少,學生的計算不紮實,又因為不願在課餘時間對接受能力弱的學生進行額外輔導,班級成績不拔尖,排名中上,會得二等獎三等獎,沒得過一等獎。

第15年:向學校申請到和一個一年後要退休的老教師合班,沒錯,是主動申請的。我對這個老教師非常好奇,她教的班級成績,排名第1居多,偶爾也會得第2第3名,當然這些都是內部自己去根據成績排名,學校早就取消排名了。

去聽她上研究課,她班的學生班級紀律非常好,坐得端正,但又不失活潑,學習氛圍很濃,最使人驚訝的是,這樣學習好紀律好的孩子,臉上的表情還是生動的,不是那種被“打壓”得麻木的表情。

而且她的那些學生,還不怕她,成天圍在她身邊,說起話來嘰哩呱啦的。跟這老教師合班,我上數學,當班主任。從此我的教育生涯有了巨大的轉折。這一年上的是一年級。


9月1日開學,8月31日的中午,老教師一個電話,把我喊去學校,做什麼?整理教室去。


把教室裡所有桌子椅子擺好,教室裡除了講台,其餘的一切全部清理到垃圾堆,什麼爛掃把啊,爛垃圾桶啊,棍子啊,多餘的木板啊,還有那些掛圖紙張等等等等,全部清理出去,沒好意思給老教師跑,我自己來來回回跑了十幾趟。

清理完雜物之後,老教師喊我去打了兩桶水來,窗戶的玻璃,桌子,椅子,講台,全部擦兩遍。做完這些,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兩個人灰頭土臉的。

我教書14年,第一次這麼玩命地整理教室。
以前多是用十來分鐘把桌子挪好就完了。


這樣玩命整理,有什麼作用?


9月1日一開學,一個一塵不染的教室,在其他沒有一塵不染的教室裡,鶴立雞群了,後面陸續聽到自己班級的家長,別的班級的家長很多讚譽,家長與家長之間是會口口相傳的,會比較的。

開學一周內,有數十個家長,有的直接與我講,有的跑去我媽家找我媽講,要求把孩子換到我班來。
當然我在老教師的叮囑下,頂住所有壓力,沒給任何一個孩子進來,我班已經56人了啊,教室滿滿的。

再回來說8月31日。那天4點多把教室整理好之後,老教師給我安排了任務:晚上回去把註冊本裡所有孩子的名單分男女,按年齡,加上電話,影印3份,一份給她,一份給我自己,一份貼牆上。

9月1日,學生一入學,就按那個名單排隊,什麼集會啊,早餐啊,早操啊,放學列隊啊,值日生安排啊,就名單裡的順序。這個任務的完成,我發現,當老師忽然變得很有意思了起來,學生,好像也沒那麼多熊孩子了。

偶爾哪個孩子有事情,直接在​​牆壁就找到電話了,後來某天下午比較空閒,乾脆所有學生的電話號碼都輸入手機裡面來。

隨後就是各種班主任的材料了。老教師告訴我,去找一個風琴袋回來,裝各種班主任材料。把所有班主任材料列個表格,列印出來,拿個文件板夾掛牆壁,每週看看,做一項劃個勾,每週每項都要做,期末別人趕材料,我的材料在平時都做好了。

因為不是趕任務地完成,那些材料,其實對於管理學生,是真有作用的,比如作業批改記錄,比如安全記錄,這些東西交一份我自己留一份,家長會寫稿子,列出大綱就直接從這些材料裡拿出來了。

又隨後,老教師給了我一本手記,一週一頁那種,每一天的下面有些位置記事情的,學校佈置的任務,全記錄在上面,該準備啥提前準備。

又隨後,老教師指導我安排了班幹。這樣有什麼好處,學生自己管學生啊,老師少操很多心的。

平時,老教師一進教室,首先關注地板,哪個座位有紙張的,揀起來,上課前,安排學生把衛生角的垃圾倒了再上課。每週二,都佈置學生帶個濕的不滴水的抹布裝在塑料袋裡帶回學校,用下課的時間全班學生一起,把教室各處擦一次。

這樣有什麼好處?哪裡來什麼檢查之類的,說叫班級安排人打掃整理什麼的,別班很大的動作,打水清理什麼的,我們班級基本不需要有什麼大動作,因為隨時隨地,我們班教室都是乾淨整潔的,我們教室沒有衛生死角。

又隨後,家長會。老教師安排了5個孩子,介紹自己在班級做了什麼管理,介紹自己管理的情況,哪個孩子哪裡表現得好,哪個孩子哪裡沒表現得好。又安排了一些孩子做禮儀。

這個舉動,一下子“籠絡”了十幾個優秀孩子的家長,為後面的集體活動打下很好的基礎。後面我們班的,文藝表演,得到家長的支持,校運會,得到家長的支持,佈置教室,得到家長的支持,還有一些什麼繪畫活動,故事活動,都得到家長的支持。

一個得到家長支持的班主任,做起事情來,非常順利。我這裡的支持,不只是家長同意孩子參與,甚至家長會協助我們去做很多工作,比如文藝表演會有一群家長主動來幫忙化妝,校運會也會有家長幫忙訓練……

不只是孩子的精神狀態是一種向上的,家長的狀態也是。這是一筆看不見的精神資產,可以這麼說,有一呼百應之功效。只要班裡布置的事情,孩子和家長都以最用心最快的速度去完成,並且盡力完成到最好。

每個班級,都會有一些意外的事情,關於安全的。得到家長支持的班級,處理這一類的事情,也是很順利的。

有次我班的學生,中午放學出到校外,一個孩子把另一個孩子打在地,還壓那在地上的孩子的臉,後來那個倒在地上的孩子的臉摩擦得很厲害,脫皮出血,樣子很恐怖,下午家長來學校,我們在中間調解,兩方家長都非常生氣,一個說我們去看,要多少我都賠償,另一個說,小孩​​子肯定有這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的,我理解。。。。

家長不願意老師為難,都很努力地溝通,希望事情盡快解決。像這種意外事情,如果家長不支持老師,把事情僵持著,不積極去解決,老師在中間,會操很多心的。


現在教書第16年。老教師已經退休了。在她的影響下,我的教育觀念變了很多。永遠感謝她。其實很多道理我之前都知道,但是年輕嘛,氣盛嘛,加上自己當學生時是屬於優等生那一撥,覺得自己有小聰明,得用聰明的法子做事,什麼都想便捷點,省事點。

並且覺得工資不高,做得那麼拼命似乎有些對不住自己,一堆負能量。這是我們很多年輕人的壞毛病,不踏實。

老教師退休前,我們有過很多次長談。我就是以一個剛畢業的師範生的態度去跟老教師學習的,老教師幾十年的寶貴經驗,我都想留下來。

老教師講,“你們現在都講減負,都認為低年級不應該有書面家庭作業,這個是走極端的。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每天有適量的書面家庭作業,學習的習慣是要慢慢養成的。”

跟老教師合班這一年,我的學生終於有數學家庭作業了,不多,每天晚上幾道題,換來的是紮實計算基礎,56個孩子,56張試卷,計算題基本是滿分的。

這個給我什麼感觸?一切的知識,都要經過足夠多的實踐才能掌握。我們上課給孩子的是理論,家庭作業就是實踐。一天幾道題,一個學期就很多了,孩子的基礎想不紮實都難。

老教師又講,“每個孩子都是爸爸媽媽的心頭肉,不能兇,他錯了,你告訴他怎麼做是對的,告訴一次沒起作用,那就兩次,三次,要允許他有一個進步的過程。”

正面管教啊,我們年輕人參加過培訓把理論放在嘴巴上,這老教師沒整理什麼理論出來,但她幾十年一直這麼實踐著。孩子們不會掃地,她手把手地教,教了還沒會,她一邊口裡講,對了就是這樣掃,一邊指導學生糾正姿勢,學生擺的桌子其實歪歪扭扭的,她也是滿口讚揚,對對,就是這樣,對整齊來。

有個後進的孩子,她表揚她某個字寫得很漂亮,後來那個孩子自己要求家長送去練字,把所有的字都寫得很漂亮;有個調皮的孩子,她表揚他寫字的時候姿勢最好,後來所有寫字的時間裡,他都是坐很端正的。。。。

所以老教師帶的班級,孩子很活潑,面部表情很生動,做事情很大膽,因為這些孩子,是在有方法的關愛裡面成長起來的。

老教師自己的桌面,每天下班都整理,很乾淨清爽,一般只有筆筒和水杯,還有一些沒發的作業本,課本教參都放抽屜裡,不會有很多東西,試卷作業本都在教室後面的一個桌子上,擺得很整齊,要批改就拿過來,改完又放過去。

教室的講台,也是每天整理,隨時把各種雜物處理掉​​:學生的壞的本子啊,學生拾到的各種小東西她都很快處理掉,講台上只有板擦和白板筆。學生的課桌也是經常督促整理,學生的書包也經常督促整理。

上課前請所有學生把書包拿出來展示,她走一圈查看,書包書桌有雜物的當場清理,經常重覆,多數學生的課桌把書包拿開之後都是空空的很乾淨的。


學生上課時桌面只能有課本,該科的練習本,一支鉛筆一塊橡皮,水杯子文具盒都不能出現在桌面,有點軍事化的訓練,習慣養成之後,學生桌面的東西少,學生很容易專心,課堂紀律自然就好了,教學效果也自然就好了,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跟老教師合班這一年,這個班級幾乎每週都得到流動紅旗,期末成績語數都是一等獎,平時的各種活動,孩子們的表現也都是非常棒的。

老教師還講,“其實我的方法都是最老土的方法,把工夫做細而已。”很樸素的經驗,很耐人尋味。

什麼叫把工夫做細?我的理解,一個是做,一個細。首先要有做,才有資格談細。若不去做,懂得的道理再多,也沒用。

我有時候站在教室,看著這群有機會得到老教師教育的孩子,他們從小就在這樣整潔的環境裡成長起來,得到一個有方法,有耐心,有行動力的老師指導,從小就養成愛乾淨,愛簡單,講效率的好習慣,覺得他們特別幸運。

當然我也是特別幸運的,能在這一年,得到一個老教師手把手地教我怎麼為人師,怎麼對待學生,怎麼與家長溝通,這一年積累的東西,遠遠超出我過去14年的積累。我想,以後我的學生,都會如這一屆學生一樣,在行為上的和學習上,得到足夠多的指導的。

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