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畫滿孩子擔憂、恐懼和抗議的繪本,看完的大人都沉默了。。。

無論是婚前的單身生活,還是婚後的二人世界,生活似乎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你可以想睡到幾點就幾點起來,你可以通宵看書或者煲電視劇,你可以為所欲為,只要你願意。

可是當媽後,對生活常常有種無力感。總是有忙不完的雜事,寫不完的文章,看不完的好書,打不完的電話,睡不醒的覺……看到這裡,你應該心裡說「還有做不完的日常家務」,還好,我真的很懶,很少做家務。嗯,你們鄙視我吧……

我的女兒小拍,正是在我這永遠的「未完成」時態中長大了。她剛剛過完7歲生日,這也是她作為獨身子女的最後一個生日。

即便有這麼多「未完成」,我還是會每天晚上陪她一到兩個小時,講故事也好,玩玩具也好。這是屬於我倆的特別時間。我很慶幸我們的母女關係融洽而親密。可是這仍然避免不了,我們心生「嫌隙」的時候。

比如,她看書看得太晚,遲遲不肯睡覺。又比如,我在敲打著鍵盤打字時,她在一旁講故事講得超大聲。又或者,她用滿是痛苦的表情對我說:「媽媽,我不想練鋼琴了。」

這時候的我,通常都會發出溫柔而堅定的命令:「太晚了,快去睡覺!」或者是「小拍,小聲一點,沒看到我在工作嗎?」甚至是篤定練鋼琴一定要有所堅持,時間到了仍然送她去上鋼琴課。

心煩意亂的時候,我翻起了幾米的《我的錯都是大人的錯》。

內容簡介:

幾米看到了孩子渴望被理解的心靈。於是,和孩子同樣敏感的幾米,用一張張圖和幾句話,便明白地道出了孩子們的心聲──孩子的擔憂、恐懼、疑惑、快樂和願望。當然還有抗議,抗議大人對他們想法的漠視,抗議這個世界對小孩的種種誤解。

這本書是幾米2007年創作的,1958年出生的他,畫這本書時年近50了。雖然這本書遠遠沒有像他拍成電影的作品《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那麼出名,但我仍然要驚嘆,一個當時年近50歲的男人,離孩子的心靈那麼近。

或許,他不僅記得,自己小時候的模樣,還把軀殼中的那顆童心一直埋藏在心中。

》繪本購買網址請點這裡

1)關於完美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完美的小孩,但你們從來也不是完美的父母。所以我們必須相互容忍,辛苦且堅強地活下去。」

沒翻幾頁書就看到這句話,腦海裡迅速啟動了匹配系統,感覺和小拍那張靈動的小嘴裡說出來的語氣一模一樣!

其實我捫心自問,從來沒有希望小拍是完美的孩子。她在學校自信又外向,但是見到陌生人依然不太願意張口叫人;她的大嗓門在樓下一喊人,幾百米遠的路人都會被震得回頭看;她對自己的要求極高,做錯了作業,還會氣得撕作業本……

這些都是她自己的個性,我幾乎都不干涉。可是當我自己也有需求的時候,我顯然就不夠淡定了。

我希望她能早一點睡覺,第二天上學就不會磨磨蹭蹭起不了床,我和拍爸也不會被搞得手忙腳亂;我希望我工作的時候,周邊都是安靜的;我希望我陪她去練琴的時候,她能夠專心學琴,而不是一味抱怨苦和累,白白浪費了我的時間……

可是就在滿足自己這些需求中,我也免不了踏上追求孩子完美的「不歸路」。

2)關於乖不乖

「大人說話時,希望孩子閉嘴。看電視時,希望孩子安靜,煩悶時,希望孩子消失。」

這恰好說中了千千萬萬父母的心思。為什麼家長總是喜歡調在嘴邊地訓孩子:「要乖啊!你怎麼這麼不乖?我不喜歡不乖的小孩!」

「乖不乖」已經是中國近幾十年家長教育孩子用的最高頻率詞了!其實這背後,要求的是孩子時時刻刻滿足家長自己的需求。

「滿足」則乖,「不滿足」則不乖,可是孩子卻想告訴我們,不論乖不乖,其實「我們一直都是天使,只是你們看不見。」

所以我講故事的時候,開頭總是喜歡輕聲說「小乖乖」,叫小拍也是如此。每個孩子都是小乖乖,這是我喜歡用這個詞的初心,可是有時連我自己也差點忘了。

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我也時常用媽媽的身份,喝令孩子改變自己。改變得越多,她越成了我希望她長成的樣子,也越來越不像自己。

「大人都愛說孩子是他們的一面鏡子,孩子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大人的反射。要讓孩子有好模樣,大人應該先做好榜樣。可是,我不想要變成好模樣,也不需要好榜樣。我要自己長大,變成自己的樣子。我討厭變成別人的鏡子。」

我猜想,這也是小拍以後會對我說的話。

因為從帶孩子走出家門那一刻開始,她就會自動接收外界傳遞給她的訊息了。

比如小拍,這些年,她從學校、書本、同齡孩子、其他大人那裡,接受到一些我從來沒有教給她的東西。這些事物參雜在她的腦海裡,最終形成她自己的一套理解和判斷的體系。

她任何時候都是一個獨立的人,她想要做自己,不願接受家長對她哪怕一點點強硬的改變,這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

3)關於孩子在想什麼

「大人永遠搞不懂小孩的內心世界,那個世界到底是一隻美麗飛舞的蝴蝶,還是一頭乖戾難馴的野獸。」

我一直堅信,和孩子高質量的陪伴,帶來的是親密和了解。只要願意陪伴孩子的家長,自詡都是很了解孩子的吧。嗯,我也是。

可是當翻到這一頁時,我不禁莞爾。因為我也不敢肯定我是百分百了解小拍的,她自己的一些小情緒,我會留空間給她。當她不願配合我改變時,我也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當我問她:「你在想什麼?」

她只會搖頭和沉默。或者乾脆回答:「我也不知道。」

幾米用畫筆告訴我們:「小孩才懶得弄清楚內心世界呢!內心世界只交給內心世界。」

4)關於傾聽

「親愛的心理醫生伯伯:我真的沒有辦法忘記,每次被陌生的叔叔阿姨又捏臉又親嘴的恐怖經驗。」

呵呵,假如我們都能做孩子的心理醫生那是最好不過的了。在她高興也好,難過也罷,就連被陌生的叔叔阿姨又捏臉又親嘴,感覺到不適,都會想要和她的爸媽分享,那她的內心世界也在主動和坦然地打開大門了。

想起美國著名的心理學家托馬斯·戈登曾說,心理諮詢師最強的技能是懂得傾聽。

當小拍說「媽媽,我不想練琴了」的時候,我如果能夠摸摸她的小手,翻譯她從內心世界發送過來的編碼,給她一個積極的回應:「嗯,媽媽知道你練得很辛苦。」那練琴這件事,大概也不會讓我和小拍如此糾結吧。

我陪著小拍,讓她把所積累的壓力和委屈化作淚水,像開閘似的傾瀉出來。等她發洩完了,也會像走出心理醫生伯伯的辦公室一樣,輕鬆而又愉快。至於還練不練琴,她心中已然有答案。

收音機裡有一位專家悠悠地說:「很多人都希望他的孩子贏在起跑點,但卻往往讓他的孩子累死在終點。」

我絕不是把孩子往死裡逼的媽媽。誰也不想孩子贏了世界,卻失去了快樂。所以,我也總是變著法子寓教於樂。

只不過談鋼琴這件事,始終要經歷一個枯燥無味的堅持過程,我希望她能盡力,也支持她放棄。

5)關於真實

「每個大人都是一本呆板無聊的教科書。」小孩說。

嗯,在孩子眼裡,大人都是無趣的動物。而我們當中的大部分人,認為做了父母就要有父母的樣子,威嚴端莊一板一眼,全然沒有了俏皮和生氣。這不就是一本教科書嗎?

可是為什麼和孩子玩起遊戲來,他特別開心?我相信,除了他自己投入到遊戲中感受到的那份有趣,還有是他看到了我們真實的樣子。這時候,我們的心靠得特別近,或許這時候,大人就像一本漫畫書了。

我們渴望了解孩子真實的樣子,為何又不願給孩子展示真實的自我?

坦誠告訴孩子,「小拍你這麼大聲講故事,媽媽在寫稿,會分心的哦!」,小拍會懂事地放小聲音,照顧起我的情緒來。

其實勇敢向孩子表達自己的情緒,他也會成為一個懂得照顧他人情緒的人。更何況,孩子正愛著我們。

幾米的書,在眼下這種心境下讀起來,別有一番滋味。

孩子,是一本生動有趣的故事書,故事情節的發展,當然由他來譜寫。我們只是好好欣賞,做他第一個讀者,認真翻閱,偶爾提醒他寫了幾個錯別字,陪他把字寫得更好看一點,僅此而已。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